当前位置:学术活动

会员简介

学术活动

会员成果

学术演讲:原祖杰:“劳联”与美国例外论

更新时间  2019-03-31 作者:王昆杰 录入:lijing 阅读

    学术演讲:原祖杰:“劳联”与美国例外论

    2019324日晚,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常务副主编原祖杰教授应邀在川大史学大讲坛第十七讲作了题为“‘劳联’与美国例外论”的讲座,为广大师生带来了一场精彩的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主办,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天健文史社协办,历史文化学院副院长鲍成志主持,众多师生到场聆听。

    首先,原老师从当今美国的政治乱象说起,一面是特朗普国情咨文中大骂社会主义,但另一面有趣的是,民主党2020年大选的候选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沃伦却大打社会主义牌,提出了监督华尔街,建立全民医保、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抗击特殊群体利益等议题。为什么在美国国内会有着如此不同的声音,原老师认为这与美国历史上的社会主义运动与劳工运动的兴衰有关,由于缺少独立的代表劳工利益的政党,两党中的任何一方都试图拉拢劳工群体,获得更多的选票。在了解了这样的美国政治现状后,原老师从多个角度阐述了为什么会在19世纪欧洲社会主义运动蓬勃发展的形势下出现“美国例外论”。即美国在建国伊始就确立的成人男子选举权避免了工人经济斗争和政治斗争的合流;以及种族主义和大规模移民妨碍了工人阶级的团结,同时也推动着成功的工人家庭社会地位的代际提升;此外,个人投票的总统、国会选举推动了跨阶级的政治联合,而在全国和各州范围内降低了以工人阶级为基础的劳工党或社会党的持久存在的合法性。

    接着,原老师从19世纪的马克思和恩格斯开始,极富启发性的将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在美国的运动发展清晰地展现在听众面前。马克思和恩格斯称美国是“最先产生了伟大的民主共和国思想的地方”,“宣布了第一个人权宣言和最先推动了十八世纪欧洲革命的地方。”但第一国际在美国却因内忧外患失败了,随后第一国际原来在美国的一些追随者们,如维多利亚·伍德赫尔(victoria woodhull)等人,却投身到美国的社会改革运动。马克思和恩格斯从美国经验中得出结论,应当寻求一种新的劳工运动形式,以适应因资本主义本身的发展而变化的历史形势。

    然后,原老师讲到劳联, 也就是1886年成立的美国劳工联合会。作为美国历史上生命力最强的劳工组织,该组织一直根植于美国本土文化,以本土技术工人为主,为工会成员的一般利益而奋斗。劳联通过自己准确的定位,呼应了美国例外论,获得了广大劳工的支持。劳联通过其领导人龚帕斯(gompers)的运作经营,贯彻着“纯粹而简单的工会主义”。龚帕斯的思想反映了美国工人阶级的中产阶级情结,即认为熟练和技术工人可以相对容易地加入中产阶级,因此他们认同中产阶级的改革政治,从而建立了一种奇特的本土主义联合,这种跨阶级联合使得工人阶级可以接近于他们向往的中产阶级。但同时,龚帕斯担心大量移民会降低工人的工资标准,导致工人队伍整体收入水平下降。新移民劳工的增加会改变劳动力供求状况,削弱工会对工厂劳动力的控制能力。因而龚帕斯和他领导的劳联坚决反对无限制的移民,尤其是在他们看来带有异质文化的移民。他明确支持排华法案,将该法案视为美国有组织劳工的一个重要立法目标。美国劳工运动本土化取向占了绝对上风。

    最后的部分,原老师对社会主义运动中的美国例外论做出判断和评价:简单而纯粹的工会主义策略在美国有着丰厚的土壤,它为渴望出人头地的草根一族搭建了通往人生目标的台阶,但也让同处社会底层的广大劳工彼此视为竞争对手,而忽视了共同的阶级利益,这导致了美国工人阶级生活水平与政治地位的提高落后于欧洲。今天的劳工阶层虽然如普列汉诺夫遗嘱中所预言的那样处于衰减状态,但目前为止美国工人阶级的队伍仍然庞大,是两大政党都不能忽视的政治力量,但由于缺少一个真正代表劳工利益的全国性政党,美国劳工阶层的地位不可能发生根本改变,两党政治中的社会主义只是他们争取选票的噱头而已。 

    讲座部分结束后,在场师生踊跃提问,气氛十分热烈。原祖杰老师与在场师生进行了交流和互动,针对同学们提出的有关美国劳工、工会、“例外论”等问题也做了进一步阐释和解答,激发了同学们对美国历史更深层次的思考。两个小时的时间在不知不觉间流逝,本次学术讲座在热烈掌声中圆满结束。

中国美国史研究会 联系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