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研究资源

学术信息

研究资源

教学资源

域外来鸿

年度阅读 | 医疗社会史(一)

更新时间  2019-02-28 作者:江西师范大学团队 录入:lijing 阅读

编者按:美国史研究公众号“年度阅读”栏目得到中国美国史研究会秘书处成员高度重视和积极支持,受到广泛关注,收到普遍好评。武汉大学历史学院的杜华老师对2018年的“年度阅读”给予了大力推动,中国美国史研究会秘书处成员不断推介好书,共享资源。除了各位老师外,青年学子也积极参与进来,本期推出上海大学团队师生的阅读推荐——“医疗社会史专题(一)”,欢迎各位读者留言交流,也欢迎美国史青年学子向提供阅读信息!

如需转载,请注明【中国美国史研究会官方公众号“美国史研究”】

1. how politics makes us sick: neoliberal epidemics

《政治如何使生病:新自由主义的流行病》

年度阅读 | 医疗社会史(一)

推荐人:陈璐

约克大学历史系博士生

ted schrecker and clare bambra,how politics makes us sick: neoliberal epidemics, london: palgrave macmillan, 2015.

自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新自由主义或“市场原教旨主义”在全球范围内主导政治和经济。本书中,特德·施雷克(ted schrecker)和克莱尔·巴姆布拉(clare bambra)考察了30多年来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影响,尤其是在美国和英国。他们关注肥胖、不安全感、财政紧缩和不平等,认为每个问题都代表着一种“新自由主义流行病”——首先是新自由主义,它们与新自由主义政治的兴起有关;其次是流行病,它们像生物传染性流行病一样迅速传播到全世界。至关重要的是,作者认为新自由主义的流行病需要政治疗法。

特德·施雷克是英国杜伦大学全球卫生政策教授,曾教授环境学、政治科学和人口健康,多年来一直担任立法研究员和顾问。克莱尔·巴姆布拉是英国杜伦大学公共卫生地理学教授和健康与不平等研究中心主任,其研究关注劳动力市场、健康和福利制度对卫生不平等的影响。

2. forgotten disease: illnesses transformed in chinese medicine

《被遗忘的疾病》

推荐人:黄运

斯科莱德大学历史系博士生

hilary a. smith, forgotten disease: illnesses transformed in chinese medicine,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7.

推荐理由

19世纪末20世纪初期,原本被中国医学界久载于册的某些疾病因西方医学的传入而被冠以新的名称,包括霍乱、天花、以及脚气等等。历史学家常常称之为西方人“发现”了这些疾病,却往往忽视了此种历史叙述中隐含的西方观念。希拉里·史密斯在《被遗忘的疾病》这本书中以脚气为个案的研究表明,人们凭借19世纪的资料中得出的看法其实造成了对中医的一些误解,而那些误解又导致有些人认为中医逊色于西医。

史密斯在书中使用了种类多样的历史资料,从中国古代的医学典籍和文学作品,到现代的科学研究成果。基于这些资料,她追溯了脚气从公元四世纪至今的历史,也探究了疾病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含义以及那些不同的含义所折射的社会、政治、思想和经济背景。这种长时段的考察也向展示了中国古代医生们是如何看待他们周遭的世界,以及这一群体在近代医学到来之前,对健康、疾病以及身体的看法。在本书中,史密斯还强调一个事实,那就是,对于古已有之的疾病的近代阐释,造成了一种西方曾经拯救中国于病痛之中的印象,可事实却是有些疾病的传播原本是帝国主义扩展的结果。她希望人们能够体味中国医学的复杂性和细腻感,而不是不加判断地嗤之以鼻。

3. tobacco: science, policy and public health

《烟草:科学、政策与公共卫生》

推荐人:刘春燕

上海大学历史系博士生

peter boyle ant others (eds.), tobacco: science, policy and public health,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推荐理由

彼得·伯耶尔(peter boyle)教授和尼格尔·格雷(nigel gray)博士等主编的《烟草:科学、政策与公共卫生》由相关领域近60位学者参与撰写,引用了2002年前大部分有关烟草与健康关系的重要文献,有夯实的科学基础,综合多重视角和论点,是从公共卫生领域研究烟草及吸烟问题的权威著作,可读性强,也可作为工具书使用。本书的前言部分由美国前医务总监(surgeon general)埃弗雷特·库普(everett c. koop)撰写,他表示,“烟草或者说香烟已成为20世纪公共卫生领域的灾难”。

各章节由相互联系而又相对独立的文章组成。第一章为理查德·多尔(richard doll)有关烟草流行病的演变史以及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流行病学分组研究——最终确立了烟草与疾病的关系。接下来的文章详细分析介绍了烟草和烟草烟雾的成分、尼古丁和成瘾、烟草的不同使用方式及其对健康的影响、二手烟、成人吸烟和女性吸烟等。其中,关于烟草使用,尤其是吸烟引发各种疾病的研究占了本书一半的篇幅。最后,以控烟政策结尾,分析了全球控制烟草使用和推广的努力、限制和禁止吸烟法律的作用以及治疗烟瘾的方法等。

4.body, society, and nation:the creation of public health and urban culture in shanghai

《身体、社会与国家:上海公共卫生与城市文化的出现》

推荐人:施基邱艳

上海大学历史系博士生

chieko nakajima, body, society, and nation: the creation of public health and urban culture in shanghai,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8.

推荐理由:

该书以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的上海为个案,通过研究“身体与健康”的观念、实践与制度的变迁,探索现代性在中国的演进历程。“追求健康”不仅关乎个人福祉,而且是中国政治、社会与经济领域中的重要议题,更是中国国家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西方列强的到来,科学技术与西方医学理论的东渐使得中国人的卫生与身体观念发生了变化。然而,这种转变因为受到中国本土的医疗观念、风俗文化以及现存的机构与社会团体的影响而变得复杂。

中岛千惠 (chieko nakajima)主要利用上海市档案馆中上海市卫生局、上海市社会局时疫医院、上海工部局卫生处、上海红十字会等档案文献,追溯了上海社会各阶层为促进健康所作的努力,包括机构创建与规章制度实施。在此过程中,她解释了上海的当地习俗与实践如何塑造和制约公共卫生,以及卫生现代性如何帮助塑造和发展本土文化并影响人们的行为。

5. beyond the stone arches: an american missionary doctor in china, 1892-1932

《邵武四十年——美国传教士医生福益华在华之旅》

推荐人:钱妮娜

上海大学历史系博士生

edward bliss jr., beyond the stone arches: an american missionary doctor in china, 1892-1932, hoboken: wiley, 2000.

推荐理由

该书作者小爱德华•布里斯(edward bliss jr.)采用了日记和书信等大量的一手档案资料重构了其父福益华医生的传奇一生,重点讲述了福益华医生在中国小城邵武度过的不同寻常的40年。1892年,毕业于耶鲁大学医学院后,福益华为了追随自己的基督教信仰,来到了这个盗匪猖獗、民生艰辛、条件恶劣的偏远山城,克服了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为当地居民提供医疗服务,创办学校,建造诊所和牛奶场等,并且与疟疾、牛瘟、洪水战斗,成为“牛瘟免疫的一位先驱”,可以说是和平队的先驱。他将一生奉献给了信仰,活出了仁爱,平凡却伟大,是世界的一束光。福益华在中国的40年,也是中国社会发生巨大变革的年代。在动荡不安和内乱外患的年代,福益华医生爱上了中国,他临终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热爱中国人民”。他见证了清末民初中国的重大社会变革、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与困境等。复旦大学宗教学教授李天纲表示,“从这种私家的记载中,也能发现一个公共的历史。”

6. the war on alcohol: prohibition and the rise of the american state

《对酒精的战争:禁酒令和美国的崛起》

推荐人:ved baruah

上海大学历史系讲师

(刘春燕 译)

lisa mcgirr, the war on alcohol: prohibition and the rise of the american state,new york: w. w. norton & co., 2016.

推荐理由

丽莎·麦吉尔(lisa mcgirr)在新著中提出了一个大胆而全新的诠释:将禁酒令置于20世纪国家构建和选举政治的主流叙事中。正如传统史学所述,为了摆脱酒精的危害,美国进行了14年的禁酒运动,该运动注定失败:资金困境导致禁酒执法人员——警察的腐败,他们与犯罪组织之间纠缠不清,最终导致禁酒令失败。“禁酒令”未能控制黑市是禁酒运动带来的风险。麦吉尔不仅审查了公开蔑视《禁酒法案》(volstead act)的大都市,也研究了严格执行禁酒令的小城镇,重构了禁酒令和禁酒运动的历史。

本书中,麦吉尔并没有将禁酒令视为进步时期道德改革的制高点,而是主要分析了禁酒令对20世纪美国社会的影响。她认为禁酒令执行时期联邦政府暴力机构的急剧扩张加剧了选择性执法的不公平现象,但为后来联邦麻醉品局的建立奠定了的基础,推动了毒品管制的发展。此外,麦吉尔认为工人阶级对禁酒令的不满促进了新民主党的建立:是少数种族和非洲裔美国人的选举联盟,他们认为禁酒令是暴政和排外的标志,是对移民文化和个人自由的攻击。

7. containing addiction:the federal bureau of narcotics and the origins of america's global drug war

《毒品控制:联邦麻醉品局和美国全球毒品战的起源》

推荐人:ved baruah

上海大学历史系讲师

(刘春燕 译)

matthew r. pembleton, containing addiction: the federal bureau of narcotics and the origins of america's global drug war,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press, 2017.

推荐理由

马修·r·彭勃顿(matthew r. pembleton)并不认同美国“毒品战争”的历史始于理查德·尼克松或罗纳德·里根时期的观点,而应开始于1930年联邦麻醉品局(fbn)的建立。那时,美国就已将毒品控制作为基本矛盾点来叙述并向海外派驻代表和办事处以阻止毒品流向美国。长期以来,美国执政者认为毒品和有组织的犯罪深刻地影响着美国的国内安全和国际秩序,二战只是为美国推行全球毒品战策略提供了契机。

通过把毒品纳入美国国家权力和国际关系视角下进行研究,彭勃顿将保罗·戈滕伯格(paul gootenberg)的“新毒品史(‘new drug history’)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这部学术史揭示了联邦麻醉品局的建立与20世纪美国的扩张之间惊人的同步性。对公民隐私的监控以及认为美国持续受外国威胁的执念,促使美国成为了侵犯公民自由并干涉外国事务的国家。联邦麻醉品局对公共卫生持怀疑态度,认为减少全球毒品供应是控制美国毒品泛滥的唯一途径。事实上,美国在应对国内社会危机时采用了外交手段,这表明美国决策者认为国内安全只能通过全球霸权来实现。然而,毒品战延续至今,美国国内外深受毒品危害的人越来越多,《毒品控制:联邦麻醉品局和美国全球毒品战的起源》是决策者和学者们的必读书目。

本期编辑:江西师范大学团队

编 辑:张欣怡 责任编辑:杨长云

中国美国史研究会 联系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