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通知公告

学术通讯

通知公告

学者专栏

韩铁:深切缅怀刘绪贻先生

更新时间  2018-11-19 作者:wenshuo 录入:wenshuo 阅读


     恩师刘绪贻先生11月10日仙逝,学生心情沉痛。所幸买到第二天回国机票,得以参加先生遗体告别仪式,瞻仰遗容,送先生最后一程。

先生漫长的一生有许多值得缅怀的方面,诸如他在美国史和社会学领域的学术成就,他对中国美国史学科建设的巨大贡献,他为中国美国史研究会的建立与发展所付出的心血,他对后辈学者和学生的教育、关怀、爱护和提携。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作为自1979年就投到先生门下将近40年的一个学生,我觉得在先生值得深切缅怀的众多方面,有两点最能反映先生的崇高精神与刚强血性。其一是先生在学术研究上是一个不畏险阻而敢于闯荡禁区的勇者。其二是先生在家国情怀上是一个能高瞻远瞩而认清世界大势的智者。

    在改革开放的初期,当学术界刚刚开始走出万马齐喑的局面时,先生就通过自己就罗斯福新政展开的研究,对当时还很少有人敢于触碰的所谓帝国主义为什么垂而不死的问题做出了自己的解释。战后美国历史由于与当代政治关系密切,那时的史学界也没有几个人敢于问津。可先生却偏偏知难而上,承担了六卷本美国通史最后一卷《战后美国史》的主编重担。诚然,先生关于新政式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论断并非每个学者都同意,《战后美国史》的写作由于当时资料缺乏也不可能是完美之作,更何况任何学术观点与学术著作都会有自己这样或那样的短板。但是我想凡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人都会承认,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那就是先生当时在向学术禁区进军上具有非常人所有的勇气。这一点之所以可贵,乃是因为任何一个学术领域如果存在人为禁区的话,对于这个领域的健康发展都是不利的。

    进入21世纪以后,先生与南开大学杨生茂先生共同主编的六卷本《美国通史》已告完成。他开始重新关注他青年时代就十分关心的问题,即中国过去现代化努力失败的原因。在他看来,1840年以来的历史证明儒家文化是妨碍现代化的重大阻力。于是,先生对他认为不利于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进程的新儒学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不仅如此,先生还撰文讨论发展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民主,并对中西方法律体制进行比较研究,殷切希望将我国建成一个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显然,历史探索与比较研究使先生相信,民主与法治是中国现代化不可或缺的内容。因此,他就社会主义民主与社会主义法治发出的呼吁和表达的希望,都是为了他深爱的这个国家的未来。

    先生在学术研究上的勇气与在家国情怀上的智慧,是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两个方面。因为这不是每一个书生或者每一个学者都能轻易做到的,可是先生做到了。他书生舞剑指禁区,学者弄箫忧天下,走出了一条不同凡响的道路,也为后来者树立了楷模。先生千古!

 

                                                                                                                                                                                                                   韩铁

                                                                                                                           2018年11月17日


中国美国史研究会 联系信箱:[email protected]